复发性口腔溃疡

复发性口腔溃疡

1

(一)病因

 

复发性口疮的病因目前尚不清楚,与该病有关的因素如下:

 

1.免疫因素  细胞免疫异常,近年对RAU的病因研究多集中在免疫学方面,其中又以细胞免疫为主。患者存在细胞免疫功能的下降和T淋巴细胞亚群失衡。大量对RAU患者T淋巴细胞亚群的分析、功能测定和淋巴因子研究显示出细胞免疫异常现象,提示T淋巴细胞在RAU的发病中起重要作用。

 

RAU患者的免疫球蛋白IgG、IgA、IgM多数属正常范围。补体成分C3、C4均属正常,血清蛋白电泳结果显示γ球蛋白不足27%~40%的RAU患者外周血中出现循环免疫复合物(CIC)。抗体依赖性杀伤细胞在RAU早期阶段活性即有增加。有学者曾用免疫荧光法研究显示RAU切片标本的棘细胞胞质中可能存在自身抗体。有人应用直接免疫荧光法对RAU标本切片进行免疫球蛋白和补体测定,发现有45%的基底膜荧光效应。采用间接免疫荧光抗体测定,有66%的患者的血循环中存在抗口腔黏膜抗体。但作为自身免疫性疾病普遍存在的抗核抗体却未能在RAU患者的血清中找到。

 

2.遗传因素  对RAU的单基因遗传、多基因遗传、遗传标记物和遗传物质的研究表明, RAU的发病有遗传倾向。

 

单基因遗传常常采用家族系谱分析法作为遗传病的重要诊断依据。有人对6个家族四代人中318人的患病情况进行分析,发现RAU的发病第一代为23.3%,第二代为39.9%,第三代为40%,第四代为39.4%,虽然有明显的遗传倾向,但没有找到性连锁遗传等单基因遗传的证据。

 

对RAU患者血液中的HLA基因产物——HLA抗原的研究表明,患者携带HLA-A2、B12、B5、AW29、DR4的频率明显高于正常人。利用HLA-A、B、C和抗HLA-DR的单克隆抗体对RAU局部病损组织的上皮细胞进行HLA-Ⅰ、HLA-Ⅱ类抗原的研究,结果发现溃疡前期HLA-Ⅰ、HLA-Ⅱ类抗原只存在于基底细胞层,溃疡期大量出现于整个上皮层,愈合后HLA重新大量减少,其规律与T淋巴细胞亚群CD8+Tc的变化完全吻合,说明CD8+Tc对上皮的破坏与遗传标记物HLA基因产生的调控有极其密切的关系。

 

遗传物质以染色体为载体,微核是染色体断片在细胞分裂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核外遗传物质。微核出现率反映染色体脆性大小。研究发现RAU患者微核率较正常人高,且与溃疡数目有一定关系,外周血淋巴细胞姐妹染色单体交换率(SCE)也有增多现象。患者的染色体结构畸变率、分布及类型在亲子两代均与健康人有明显不同,说明染色体不稳定性结构和DNA修复缺损可能是遗传获得方式,对RAU发病有影响。

 

3.系统性疾病因素  临床实践经验和流行病学调查均发现RAU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溃疡性结肠炎、局限性肠炎、肝胆疾病及由寄生虫引起的各种消化道疾病或功能紊乱密切相关。研究指出消化道功能紊乱约占RAU发病诱因的30%。有人随机对121名RAU患者进行临床表现和胃镜检查,有70名确诊患有消化系统疾病。另有一些报道RAU患者食管、胃和十二指肠存在与RAU相似的浅表性小溃疡。还有报道糖尿病、月经紊乱与RAU有关。

 

4.感染因素有人从溃疡表面培养出L型链球菌,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检出幽门螺杆菌且抗菌治疗效果较好,还有人对283例RAU患者行结核菌素试验,结果73.5%阳性,67.3%抗结核抗体阳性,提供了感染的证据。另外,有人从病损中分离出腺病毒,从患者循环免疫复合物中发现单纯疱疹病毒(HSV)的DNA或从口腔脱落上皮细胞中检测出人类巨细胞病毒(HCMV)的DNA;也有研究报道发现,在急性期RAU患者的外周血单核细胞中,人类疱疹病毒6(HHV-6)、人类疱疹病毒7(HHV-7)、人类乳头状病毒(EBV)等病毒的DNA片段阳性率显著高于正常人;然而大部分对病毒进行培养的研究都没能从RAU病损区直接分离到上述研究提及HSV、HHV、EBV、HCMV等病毒;而且有人认为,由于腺病毒在体内广泛分布,即使在RAU病损中检测出阳性结果其临床意义也不大。因此尽管在RAU患者的病损部位发现一些感染证据,但大多数学者认为,这些感染证据是病因还是继发现象值得进一步探讨,盛染是否作为RAU的发病因素或RAU是否属于感染性疾病目前仍有争议。

 

5.环境因素随着“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化,对RAU患者的心理环境、生活工作环境和社会环境等的研究引起重视。如人格问卷调查结果表明,RAU患者的A型行为类型得分高于正常人,回顾发病1年内多数人有明显的重要生活事件存在,说明RAU与紧张刺激的心理反应密切相关。有人发现学生的RAU复发率在考试前明显上升;经常更换工作岗位的人在工作环境变化时期容易复发RAU。

 

6.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研究表明,维生素B1、B2、B6、B12及叶酸等摄入不足,或血清中缺锌、缺铁、高铜等均与RAU发生有一定的相关性。

 

7.对RAU患者的甲皱、舌尖、唇黏膜等部位的微循环观察发现,患者毛细血管静脉端曲张、丛数减少、管袢形态异常、部分毛细血管闭塞、血流速度减慢、血流量减少。血液流变学显示血黏度增高、红细胞沉降率降低、红细胞比容百分比增高等变化。运用中医辨证分型结合微循环检测发现患者有气虚型、血瘀型、血热型等不同的改变,均属微循环障碍范畴。分别运用补气、活血、清热等不同中药后,症状随微循环状况好转而减轻,证实微循环障碍与RAU发病有关。

 

(二)临床表现

 

RAU一般表现为反复发作的圆形或椭圆形溃疡,具有“黄、红、凹、痛”的临床特征(即病损面覆盖黄色假膜,周边有充血红晕带,中央凹陷,灼痛明显)和长短不一的“发作期(前驱期-溃疡期)-愈合期-间歇期”周期规律,并且有不治而愈的自限性。按Lehner分类,临床主要表现为三种类型:轻型口疮、重型口疮及口炎型口疮。

 

1.轻型口疮  又称轻型复发性阿弗他溃疡,约占RAU患者的80%,患者初发时多数为此型。

 

溃疡好发于唇、舌、颊、软腭等无角化或角化较差的黏膜,附着龈及硬腭等角化黏膜很少发病。RAU初起为局灶性黏膜充血水肿,呈粟粒状红点,灼痛明显,继而形成浅表溃疡,圆形或椭圆形,直径<5mm。约5天溃疡开始愈合,此时溃疡面有肉芽组织形成、创面缩小、红肿消退、疼痛减轻。约7~10天溃疡愈合,不留瘢痕。轻型复发性阿弗他溃疡一般为3~5个,散在分布。溃疡复发的间歇期从半月至数月不等,有的患者会出现此起彼伏、迁延不断的情况。有些患者有较规则的发病周期如月经前后,有的患者常在劳累之后发病。一般无明显全身症状与体征。

 

2.重型阿弗他溃疡  亦称复发性坏死性黏膜腺周围炎简称腺周口疮。溃疡大而深,愈合后可形成瘢痕或组织缺损,故也称复发性瘢痕性口疮,约占8%。

 

腺周口疮溃疡大而深,似“弹坑”,可深达黏膜下层腺体及腺周组织,直径可大于1cm,周围组织红肿微隆起,基底微硬,表面有灰黄色假膜或灰白色坏死组织溃疡期持续时间较长,可达1~2个月或更长。通常是1~2个溃疡,但在愈合过程中又可出现1个或数个小溃疡。疼痛剧烈,愈合后可留瘢痕。初始好发于口角,其后有向口腔后部移行的发病趋势,发生于舌腭弓、软硬腭交界处等口腔后部时可造成组织缺损,影响言语及吞咽。常伴低热乏力等全身不适症状和腺周口疮病损局部区域的淋巴结肿痛。溃疡也可在先前愈合处再次复发,造成更大的瘢痕和组织缺损。

 

3.口炎型口疮  亦称疱疹样复发性阿弗他溃疡,约占RAU患者的10%。口炎型口疮多发于成年女性,好发部位及病程与轻型相似。但溃疡直径较小,约2mm,溃疡数目多可达十几个或几十个,散在分布,似“满天星”。相邻的溃疡可融合成片,黏膜充血发红,疼痛最重,唾液分泌增加。可伴有头痛、低热等全身不适、病损局部的淋巴结肿痛等症状。

 

 

 

复发性口腔溃疡很少见于

 

A.唇

 

B.颊

 

C.舌腹,舌缘

 

D.硬腭

 

E.软腭、悬雍垂

 

解析:复发性口腔溃疡好发于无角化或角化较差的黏膜,附着龈及硬腭等角化黏膜很少发病,故本题选D。

免责声明 1、文章内容有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本站并不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文章内容侵犯到任何法规、版权等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3、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下载试用请于24小时内自行删除,因使用所造成的损失全部由使用者本人承担;
  • 上一篇:
  • 下一篇: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口腔最前沿】 因为用心,所以更专业!

最新文章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热门文章

正文右侧广告三